评论

从刘霖带来的一本画集里见到了康春慧的《碧桃图》。将《碧桃图》推荐给不少画人看,读者往往叹之,画好不在名,而在于真诚与态度。一个航天科学家和我讲,我们制造汽车的材料与工艺其实和德国差不多,结果却是大相径庭。我们差在哪?差在了做事的态度上。态度是个抽象的命题,然而态度是可以决定结果的,一件事做的好不好,旁人一眼即明了。尤其画工笔,态度端庄外,更须有变化气质之灵性,一字一板、工工整整的工笔画往往流于匠,化匠为匠心,恰是画工笔之旨要。康春慧曾在克孜尔壁画研究所整理临摹壁画两年多,后又赴首尔大学专攻平面视觉设计,宏观地说,绘画也是平面视觉的,两者一衣带水,欲舍难分。康春慧还年轻,难得她有老僧般的淡然与定力,她的画,早晚会与众不同的。

怀一 2014年圣诞日  北京画院《大将之门》主编 二月书坊主人

 

在传统工笔花鸟画的语汇中,从宋徽宗到于非闇,还有什么新的可能?21世纪从金陵飘来的风,曾使大家沐浴了一阵。人民或许也开始期盼着新的东西了。近日在二月书坊看到康春慧到作品,的却把我拽到了画前,想仔细看看。她作品的有趣,在于对根的描绘,对隐匿在土中不可见的事物的再描述。她也并没有画那些真实的根,而是将根的形状塑造成花所生长的容器,在绚烂之外增加了某种思考,某些策略下的画外之音,这在花鸟画的作品中是不多见的。

吴洪亮(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