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 Comments

在传统工笔花鸟画的语汇中,从宋徽宗到于非闇,还有什么新的可能?21世纪从金陵飘来的风,曾使大家沐浴了一阵。人民或许也开始期盼着新的东西了。近日在二月书坊看到康春慧到作品,的却把我拽到了画前,想仔细看看。她作品的有趣,在于对根的描绘,对隐匿在土中不可见的事物的再描述。她也并没有画那些真实的根,而是将根的形状塑造成花所生长的容器,在绚烂之外增加了某种思考,某些策略下的画外之音,这在花鸟画的作品中是不多见的。

吴洪亮(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)